“哼!我是他的岳母,我就不相信,他能把我关一辈子!”凌母高傲的抬着下巴,根本不相信警察的话,在她看来,霍筠墨也就是故意吓吓她!

  霍筠墨那么爱凌月月,肯定会希望凌月月家庭和睦美满,只要他肯给她一千万,那么她就可以对凌月月好一点,可以装一个慈母!这样,凌月月肯定会非常开心!既然这样,那区区的一千万对他而言又算什么!

  她相信,霍筠墨肯定会回头来找她,肯定会妥协,肯定会答应的!

  “岳母?你还真会给自己戴高帽子!我告诉你,霍总的夫人肯是亲眼看着你被我们抓来的,如果她真的关心你们,你觉得,你还会呆在这里吗?霍总和他夫人是一条心,既然你不知好歹,那么他们何必和你客气!你就乖乖的在牢里安享晚年吧!反正你一大把年纪了,这里吃的好,住的好,也不需要你干活,呆着也舒服!就是可惜了你的那两个女儿,才十几岁,就要跟着你们在这里关一辈子!唉……!”说到最后,警察还故意长叹一口气,轻轻的摇摇头。

  “你看看你,都是你干的好事!现在还了,原本不止可以出去,还有五百万可以拿!现在呢!不止一分钱没有了,还要被关一辈子!你现在满意了,舒服了?早跟你说,不要贪心,不要贪心,你就是不停!给咱们一千万,咱们有那个福气消受吗?”听到一辈子都出不去,还要连累两个女儿,凌父气的顾不得许多,一口气把心里的怨气都说了出来。

  他们在牢里都还无所谓,管家是在乡下的三妹和四弟!他们还那么小,还在读小学!现在也是寄养在亲戚家!

  如果他们不回去,没有生活费给亲戚的话,也不知道亲戚会怎么对待三妹和四弟!会不会像他们对待月月一样去对待他们!

  光是这样一想,他心里就难受的很。

  对于凌父的抱怨,凌母扬了扬下巴,得意道:“你放心,我就不相信了,那个臭丫头和霍筠墨还真的会关我们一辈子,他们只是吓吓我们而已!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是她的亲生父母,我怀胎十月生下她,她难道真的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一辈子关在牢里吗!”

  “你……!事情到底是怎么样,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现在居然还能说这样的话,你……你真是……!”一向不善言词的凌父说到这里硬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。

  月月明明不是他们的孩子,而老婆却永远能理直气壮的说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!

  每次她说这话时,他心虚的都不敢开口!

  不止没怀过她,也没生过她,更加没有养过她!就算是这样也就算了,他们还像讨债者一样,挖空心思的从她那里要钱!

  和月月比起来,他们才是那个没有良心的人啊!整天惦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  他简直不敢相信,万一有天,月月知道了实情会怎么样!只怕,连杀了他们的心都会有!

  就怕凌父一个情绪激动的情况下把实情说了出来,凌母怒喝道:“闭嘴!我说话,哪里有你说话的份!我就不相信了,我不犯法,他们还真能关我一辈子!”

  “你……!”凌父气的浑身颤抖,却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得把所有的愤怒和不满全部都压回心里。

  旁边的两个警察见凌母冥顽不灵,居然还在做梦,也懒得再浪费唇舌,直接带着他们出了屋,又重新关回牢房里!

  见父母回来了,大妹和二妹忙迎了上来,大妹焦急的问,“爸爸,妈妈,怎么样了?他们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?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?”

  二妹也害怕的开口,“爸爸,妈妈,我害怕,我想回家了!我们回家好不好,不要再呆在这里了,我不喜欢这里!”

  凌母安慰的拍了拍他们姐妹的手,笑着说,“别害怕,不是有爸妈在这里陪着你们么!你们放心,只要再耐心的等几天,我们马上就可以有一笔钱,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们就能衣食无忧一辈子!”

  大妹不可置信的问,“真的吗?”

  凌母信誓旦旦的点头保证,“当然!相信妈妈,妈妈不会骗你们的!”

  听了凌母的话后,大妹和二妹终于稍稍松了口气,也没有那么害怕了!

  只有凌父,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,没有好气道:“到现在你还在做梦呢!我们就陪着你一起在这里等,看看咱们到底有没有那个命,能有那么多钱!”

  凌母拉着大妹和二妹在石床上坐下来,自信满满道:“如果霍筠墨今天没来找我,我可能还会害怕,但是他今天来了,我才不怕呢!他既然今天来了,这证明那个臭丫头在他心目中的份量!为了那个臭丫头,他也肯定会来找我们的!只要他再来找我们,到时候还不是任由我们予取予求!”

  凌父忍无可忍道:“行吧!你就作吧!我告诉你,到时候如果霍筠墨不来,你可别后悔!我们反正年纪大了,再哪里过都无所谓,但是你不要连累大妹和二妹在牢里过一辈子!还有呆在乡下的三妹和四弟!你就算不为自己想,也要为他们想一想!”

  看着凌父懦弱的样子,凌母不屑的冷哼一声,“哼!没出息的东西,你就给我等着,看看霍筠墨怎么回来求我!”

  “唉!”见凌母怎么说都说不通,凌父也懒得再和她说,在石床的一边坐下来,低着头生闷气。

  霍筠墨从警察局离开之后,直接回了公司!

  当他回到公司时,凌月月依然在沙发上睡的香甜!

  霍筠墨让李娜把文件夹抱出去之后,就坐回办公桌后面继续办公。

  可能是感觉到霍筠墨的气息,也可能是肚子饿了,霍筠墨刚坐下没多久,凌月月就醒了!

  感觉到沙发传来的动静,霍筠墨抬起头朝凌月月那里看去,见她正抬着头,眨巴着迷糊的大眼睛看着自己,情不自禁的笑了笑,柔声问,“醒了?睡好了没有?饿了吗?要不要吃东西?”

欢迎大家访问:海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wxiaoshuo.com/book/58126/1003/